更多服务
职场中的拒绝会为你带来什么?听听这5个人的经历
日期:2017-08-16 浏览

职场中,选择和拒绝总是相伴的。每一个阶段的不同选择,将会把我们带向哪里,在做出选择前,没有人知道答案。

下面是我们精选的 5位优秀互联网人的拒绝故事。关乎坚持、选择、成长与质疑…

或许你还有更多和拒绝有关的故事,欢迎来告诉我们。

「人都是通过拒绝建立边界的,一个不知道怎么拒绝的人无法被勾勒轮廓。」

——邱岳,「二爷鉴书」公众号博主/产品经理

前些天有个创业的朋友在招产品经理,两个候选人都不错,选不出来,发消息问我意见。我听完情况给他的建议是,如果团队能消化,就选那个比较「不忿」一点的。

所谓的不忿,是说能保持质疑,拒绝趋同,提出自己的想法。创业毕竟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你好我好一团和气,需要多一些和而不同的伙伴。

尤其是产品经理,一个人云亦云的产品经理是毫无价值的,之前我在不少场合调研过工程师最讨厌产品经理说什么,排名第一总是「老板/需求方说了,要做这个」,这个行业需要的是能够独立思考的人,不需要捧哏。

我第一份工作当小弟,讨论产品和业务的时候主管经常会问我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这个方案最终没有成功,可能是因为什么」,鼓励大家站到相反的立场和角度去挑战当前的想法。开始的时候我不太理解,觉得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还会有人特别阴暗地给我支招,说老板这是考验你呢,你想想当年大革文化命的时候不也是这样让你说,说完就把你打成什么派嘛。

但后来我很快发现两个事实,一是我们发表的反对意见在很多时候确实会改变之前的决议,另一个是我们并没有因为发表反对意见而招来不公正对待,反倒会因为总是没有什么自己的观点而被嫌弃。

我们的文化对「对抗」或「拒绝」仿佛有着特别的排斥,有时宁可说假话或装糊涂,也不愿说出那个「不」字。如果一个组织特别害怕冲突,只是追求表面的和谐氛围,形势就会变的特别微妙,仿佛上演大型真人狼人杀游戏,每个人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心里揣着锋利的刀。

优秀的团队会鼓励不同意见摊开来解决,而不是掩耳盗铃任其在阴暗处腐败发酵,最终以非常丑恶的方式被处理。这样的团队也有足够的文化空间能容得下拒绝、争执甚至冲突,让所有人光明正大地在碰撞中找到方向,然后通力执行,大家在这其中找到存在感。

人都是通过拒绝建立边界的,一个不知道怎么拒绝的人无法被勾勒轮廓。这些天有一部印度电影在上映,叫《摔跤吧!爸爸》,讲的是一个印度爸爸教自己俩女儿练摔跤的故事,有个细节是大女儿进了体育学院之后随波逐流学着留头发染指甲什么的,而二女儿就硬朗一些,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训练和学习。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很有感触。我想起自己的女儿,我其实不怕她们犯错误,却希望她们能清楚地有自己的边界,这样我才不会担心她们会被任何力量(包括我在内)裹挟。我愿意听到她们说「爸爸,不」,这是她们从我们身上剥离的过程,可能痛,但应该是快乐的。

二、拒绝与坚持

「我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都坚持过来了,现在各方面条件都比以前好太多了,让我现在放弃,我很不甘。」

—— stormzhang,「AndroidDeveloper」公众号博主/ Android开发者

近 5年的时间里,我已经记不清拒绝了多少在很多人眼里看似很吸引人的机会了,印象最深的有这么两次。

第一次是 3年前,意外收到 Facebook的面试邀请,虽然现在一些顶级公司,通过GitHub给很多开发者发面试邀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这事在 3年前第一次遇到还是很激动的,但是在 Facebook那边明确说明给报销来回路费的情况下,我还是拒绝了一次体验的机会,这事在很多人眼里觉得我很傻。

第二次是在 2年前,我拒绝了国内某顶尖互联网公司的高薪 offer,如果说拒绝Facebook的面试机会,很多人会觉得我傻,那么这次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我疯了,说实话,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当时的决定是对是错,现在看来损失了不少金钱上的回报,但是这两年我也因此获得了其他方面的收获。

其他各种大大小小的机会我都记不清了,再算上这次,连我的一些朋友们都觉得我是疯了,现在的公司到底有什么好的,让我可以放弃这么多诱人的机会?为什么要跟钱过不去呢?

其实,我哪有什么所谓的为了情怀而留在一家公司,我更不会傻到跟钱过不去,我没有那么高尚,但是我总是觉得,人生在世,总得努力为内心深处所追求的东西去奋斗吧。

我在这家公司 5年的时间,经历过很多人没经历过的事情,我经历过公司最困难的时候,经历过我人生的最低谷,被人鄙视被人看不上眼的时候。同时我也是幸运的,在这家公司遇到了我人生的伯乐 —我现在的 CTO,我更是靠自己的拼命,取得了人生的一次逆袭,从一个被人鄙视的小程序员,走到现在公司的管理层,这些丰富的人生经历,是我人生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

我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我都坚持过来了,现在各方面条件都比以前好太多了,让我现在放弃,我很不甘。毫不避讳的说,我很爱钱,但这并不可耻,我知道钱在这个社会对每个人的重要性,但是钱不是我唯一的追求。

有人好奇,那你到底追求什么呢?

穷尽一生,我所追求的其实是「自由」,工作自由、财富自由。这个梦想很远大,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最起码现在,我的工作就已经蛮自由的,我现在的工作是我所喜欢的,我现在的人生还算蛮精彩的,哪怕有些伤痛。

这几年我拒绝了很多看起来都不错的机会,失去了一些东西,但同时我也因为拒绝获得了很多,接触了更多程序员接触不到的领域,如产品、商业、写作,走上了管理的道路,业余时间运营的公众号也有点影响力了,也影响帮助了很多后来者,这些是任我怎么都想不到的。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对的,但是人生没有回头路,我知道自己内心追求的是什么,并且为之去努力,不后悔自己选择的路,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三、拒绝与选择

职场中的每一次选择都与拒绝同行。

毕业时找工作,大学生 SK面临着几个选择,阿朗贝尔实验室,移动通讯,百度后端。要是你,选择哪个?拒绝哪个?SK选择了后者,在百度,他掌握了职业初期的技术基础技能。

百度即时通讯组解散,工程师 SK面临着几个选择,转岗去无线组做后端开发,还是转岗去大搜组做策略?SK选择了后者,虽然不能再做即时通讯,既然来了百度,他就要学习百度最核心的技术。

转岗还不到半年,同城要组建即时通讯团队,高级工程师 SK是要继续留在百度大搜,还是换地儿接着做即时通讯?最终,SK选择了后者,在新公司的即使通讯团队,他提升了即时通讯架构的技术核心竞争力。

两年后即时通讯组发展相对成熟,系统相对稳定,架构师 SK带的队伍趋于平稳,需求过来,按节奏响应即可,如果在线量不到千万,或许架构不再需要大的升级,怎么办?继续做即时通讯或许个人提升较慢,还是不再带队,归零心态,换个业务试一试?最终,SK选择了后者,做支付/摊销/数据库中间件/推荐系统/APP原生化,在各个大项目的洗礼中,他提升了业务知识与架构技能的广度。

又过了两年,集团组织架构调整,高级架构师 SK有机会去向往已久但相对成熟的架构部,还是去新事业部负责一个刚成立的 4人小组?最终,SK选择了后者,做二手心宠优品,做转转架构,很短的时间,团队成型并能够转起来,他提升了团队的管理能力。

2015年,二手心宠优品 20人团队雏形已备,转转架构设计已定,SK又有只身一人到到家负责大后端的机会。最终,SK还是选择了后者,从开始招大后端的第一个人开始,到今天。

这是一个看上去平淡的故事,在每一次选择与拒绝的过程中,SK也渐渐清晰了自己的职业发展节奏:

  • 1-2年,打好基本功
  • 3-4年,培养一技之长及核心竞争力
  • 5-6年,成为多面手或小组长
  • 7-8年,成为专家,或者成为有经验的管理者

每一次选择和拒绝,SK还领悟到:

  • 工作的开心比什么都重要,不开心多和 leader聊一聊
  • 技术的提升/业务知识的学习很重要,这些才是核心竞争力
  • 公平的环境很重要,要相信,做出了成绩老大一定能看得见,一定会有相应的回报,如果不是这样,早点换一家公司
  • 技术氛围很重要
  • 如果团队志同道合,坚持走下来,往往收获是最大的

四、拒绝与成长

「我常问我自己,如果两年前没有下定决心离开了我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有可能现在放在我面前的又是另一个人生吧?到底是一个好的结果还是一个坏的结果,我不得而知。」

——路人甲,「一个程序员的日常」公众号博主

大一那年,学了一年半轮滑的我和一位大我一届的学长一拍即合:创业,做一个社区儿童教育平台,旨在让大学社团有意向兼职并且技术水平不错的个体入驻附近社区,在社区开班,把儿童教育带入社区。

从大一开始,我几乎逃了学校所有的课程,白天在社区做宣传、傍晚在社区教轮滑、晚上在工作室做产品经常熬夜到凌晨。一年的时间,我们从零做到了覆盖南京 30多个社区,发展到 14位教练。一周年的时候,我和学长商量着把手里不多的钱拿出了一部分分给下面的教练,整个团队都很开心。对我来说,开心的是看到团队的成长,虽然赚不到钱。

虽然累但是一切看起来很美好,在这看似前途一切光明的项目里,我选择了在一周年之后退出。

大二的时候,我看着室友陆续能用 C/C++编写一个一个小项目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那也是我当初选择计算机选择软件工程的原因,而现在呢?我却没有好好的完成学校既定的学业,却在本该好好上课学习专业的年纪干着不确定因素太大的事情。

虽然如果项目成功,我可能会成为一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成为人人都会喜欢的那种有钱人,但是我不得不考虑:项目失败了怎么办?我的专业内容我一点都没学,我能找到工作吗?

那段时间我停下手中所有的事情,找过我学心理学的姐姐,找过一直支持我却在大学创业这件事情上不支持我的父母,找过关系一直不错的辅导员,一个人走到江边散心。

「你是学生,就应该做学生应该做的事情!」他们说的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失眠了整整一个月之后,我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净身退出团队,做我本该做的事情,继续我本科的学业。

退出团队之后,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我明白我比别人落后的太多了,于是我开始天天泡图书馆、不停地敲代码,敲完一本书再敲另一本,也不知道自己敲了多少代码,仿佛不知不觉间自己可以写小项目了。以前创业认识的朋友招我去他们公司实习,给的薪资也不错,不过我都拒绝了,我觉得自己基础知识学的还不太扎实。

现在,虽然说不上技术牛,但是认识了一群编码小伙伴,也拿到了了一些不错的offer,算是一个圆满的大学。

想来如果当初还在那个创业项目里面,很可能现在已经失败了,但是自己大学四年却没有学好自己的本专业,最后落的一场空。

人是在拒绝中成长的,我很同意这个观点。

五、拒绝与改变

「我一直在追寻一个环境比较自由,能够让我安心下来好好做点事情的地方。在国企的这几年,让我对体制内的存在即合理、文山会海、胶片文化的做事方式感到厌倦与抵触。」

——威威,一名普通互联网工程师

(一封写给HR的拒绝信)

Hi William.Wang,

收到您邀请入职的信息已经好几天,抱歉现在才回复您。

这几天以来我都在思考是否接受您的邀请,也不敢随意回复敷衍您。

回望工作的这几年,蹉跎了,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可以做什么,直到我找到方向了,然后才一步一步投简历、面试、投简历、面试…

2015年我基本把深圳叫得出名字的互联网公司都面了一轮,光腾讯我就面了 3轮 3个不同岗位,只是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最后是 CCard,是您对我的认可,才收留我,给了我一个新的起跑线。虽然现在您我都不在 CCard,但依然感恩与庆幸,无以回报。

不太安分的我,在国企的这几年,让我对体制内的「存在即合理」、「文山会海」、「胶片文化」的做事方式感到厌倦与抵触。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一直在追寻一个环境比较自由,能够让我安心下来好好做点事情的地方。

对于您现在的单位,我担心的是也会因为这种不安分让我无法坚持下去。不太聪敏的我,也曾拒绝华为开出比现在高 40%的邀约,只求在小领域做点小事情,坚持点小坚持,积累点小积累,追点自己的小想法,这是现在这个公司能给我的,虽然每天都要加班、背KPI…

但我在这个过程中也渐渐明确,互联网的环境才我真正想要的。因此,再次感谢您的邀请,原谅我的任性与无知。祝好!